從“全球買(mǎi)”到“全球賣(mài)”,海外消費者“反向海淘”中國商品已經(jīng)成為新的趨勢。隨著(zhù)中國電商巨頭出海的浪潮,Shein(希音)、Aliexpress(阿里旗下跨境電商平臺速賣(mài)通)、Temu(拼多多旗下跨境電商平臺)等跨境電商平臺備受關(guān)注。

在2023年的兩會(huì )上,全國政協(xié)委員、恒銀金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shū)記、董事長(cháng)江浩然在對阿里巴巴等電商企業(yè)進(jìn)行了走訪(fǎng)和調研后,提出了一份《關(guān)于提高我國跨境供應鏈數字化水平的提案》。

江浩然認為,當前,國際貿易的數字化程度越來(lái)越高,跨境電商平臺及物流倉儲已經(jīng)成為新型跨境貿易數字基礎設施,與跨境供應鏈安全密切相關(guān),引起主要數字經(jīng)濟體國家的高度重視。

我國國際貿易、數字貿易規則話(huà)語(yǔ)權相對不足

2022年我國跨境電商進(jìn)出口達2.11萬(wàn)億元,同比增長(cháng)9.8%,高于整體外貿增速2.1個(gè)百分點(diǎn)。

2022年底的中央經(jīng)濟工作會(huì )議指出,要更大力度推動(dòng)外貿穩規模、優(yōu)結構,更大力度促進(jìn)外資穩存量、擴增量,培育國際經(jīng)貿合作新增長(cháng)點(diǎn)。

江浩然認為,當前,我國國際貿易存在四個(gè)問(wèn)題。首先,我國跨境電商平臺國際市場(chǎng)占有率低于美國跨境電商平臺,2022年,咨詢(xún)機構發(fā)起了針對39個(gè)國家和3.3萬(wàn)名跨境電商消費者的調研,當被問(wèn)及最近一次使用的海淘平臺時(shí),27%的消費者選擇了美國電商平臺亞馬遜。

其次,我國國際貿易、數字貿易規則的話(huà)語(yǔ)權相對不足,美歐依托美國主導的IPEF(印太經(jīng)濟框架)和歐盟的GDPR(通用數據保護條例),正在聯(lián)手制約我國國際貿易的發(fā)展。

第三,在亞馬遜上,來(lái)自中國商家的銷(xiāo)售額占比曾近五成,但近年來(lái),受到各項政策的影響,中國商家銷(xiāo)售額占比持續下降,從2020年底的約48%下降至2022年底的約42%。

第四,我國跨境電商數字物流基礎設施投入不足,海外倉等缺少公共服務(wù)網(wǎng)絡(luò ),倉貨互相“看不見(jiàn)”,影響跨境物流成本,進(jìn)而影響供應鏈安全與穩定。調研顯示,七成的企業(yè)主認為,跨境物流成本是當前對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影響最大的因素,四成以上的企業(yè)主認為,在未來(lái)一年內,跨境物流成本不可能降低或降幅不足。

建議相關(guān)部門(mén)統籌建立海外倉政企混合基金

針對這些問(wèn)題,江浩然建議,在戰略層面,由國家發(fā)改委與商務(wù)部統籌建立海外倉政企混合基金,構建“通道+樞紐+網(wǎng)絡(luò )”的現代物流網(wǎng)絡(luò )運行體系。在重點(diǎn)國家和地區搭建以海外倉和干線(xiàn)運輸為主的全球物流運輸網(wǎng)絡(luò ),推動(dòng)數字技術(shù)和海外基礎設施深度融合,進(jìn)一步降低跨境電商物流成本,同時(shí),盤(pán)活國家在“一帶一路”沿線(xiàn)投入的固定資產(chǎn),提供政策解讀等合規服務(wù),持續穩定跨境供應鏈。

在規則層面,建議商務(wù)部門(mén)支持國際貿易規則與數字化接軌,在國內外市場(chǎng)推廣建設“商業(yè)+政務(wù)”服務(wù)一體化的政企合作數字系統。發(fā)揮中國平臺企業(yè)的大數據、云計算功能,用好我國跨境電子商務(wù)優(yōu)勢,將數字系統作為基礎設施,逐步提高貿易合規性,推動(dòng)貿易便利化,提升貿易規則透明度。

同時(shí),建議商務(wù)部門(mén)推動(dòng)電子傳輸免關(guān)稅、數字證書(shū)、電子簽名等的國際互認,為中小企業(yè)“出?!碧峁┓奖?,并及時(shí)提供政企合作數字系統相關(guān)培訓。

在產(chǎn)業(yè)層面,江浩然建議各地方政府、商務(wù)部門(mén)和海關(guān)優(yōu)先支持中國企業(yè)利用中國跨境電商平臺走出去,保護中國企業(yè)正當權益。

新京報貝殼財經(jīng)記者 潘亦純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陳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