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樣性問題近年來受到顯著關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完善生態保護補償制度。2023年中央一號文件更是首次指出,嚴厲打擊非法引入外來物種行為,實施重大危害入侵物種防控攻堅行動,加強“異寵”交易與放生規范管理。

 

在全球化背景下,大多數國家本土都出現外來物種入侵的現象。數據顯示,我國目前已發現660多種外來入侵物種,成為世界上遭受外來物種入侵危害最嚴重的國家之一。3月6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閔慶文,北京動物學會理事長、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張正旺以及知名科普作者張田勘,這三位專家圍繞“防范外來入侵物種”話題接受了新京報記者采訪。

 

專家們表示,外來物種不代表外來入侵物種,不能談“外”色變;對于待引進的外來物種要經過論證、普查、評估,最好先將外來物種放在試驗區里觀察、評估,直到確認其對本土生態環境沒有危害后再向其他地區推廣。

 

新京報兩會三人談節目海報。新京報制圖

 

物種入侵形勢嚴峻,農業生態受到沖擊

 

張田勘介紹,根據生態環境部《2020中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顯示,中國已發現660多種外來入侵物種。其中,71種對自然生態系統已造成或具有潛在威脅;在660多種外來入侵物種當中,最多的是入侵植物,達到370種,占到一半多。

 


從2005年起就致力于農業文化遺產發掘與保護的閔慶文,發現在一些農業文化遺產地,也有外來入侵物種破壞當地生態的現象。如在南方一些梯田里,曾出現小龍蝦入侵事件,小龍蝦適應性及繁殖力強,易于擴散,很快就在梯田泛濫成災。小龍蝦除了與原來的魚類、泥鰍等爭奪生存空間,還會啃食水稻作物,影響糧食產量。

 

 

張田勘介紹,外來入侵物種缺少天敵制約,更容易生長為優勢新物種,會破壞當地的生物多樣性和生態安全。如去年引起億萬網民關注的“加拿大一枝黃花”,該植物在河灘、荒地、公路兩旁、農田邊、住宅四周等地都能生長。繁殖力強、傳播速度快,與周圍植物爭陽光和肥料,直至其它植物死亡。2022年,陜西商洛、山東棗莊、河南商丘等多地出現加拿大一枝黃花,而后林業部門對其進行深挖鏟除、焚燒、深埋處理。

 

張正旺介紹,有的外來入侵物種還會影響人的身體健康,甚至對生命安全構成威脅。例如有一種被稱為“三裂葉豚草”的外來入侵物種,其花粉對過敏性體質的人來說,會導致咳嗽、哮喘、鼻塞、打噴嚏,甚至出現蕁麻疹、胸悶、肺氣腫,最嚴重時可以導致人死亡。

 


違規“放生”,也是物種入侵的渠道

 

張正旺介紹,外來物種入侵渠道主要包括自然入侵、無意引進、有意引進三大類。其中,自然入侵是通過氣流、風、水流或昆蟲、鳥類傳帶,使植物種子、動物幼蟲、卵或微生物發生自然遷移而造成的生物危害。

  

他介紹,無意引進包括兩個方面,人類在開展一些活動時,并沒有意識到可能會攜帶和傳入外來入侵物種;再或者,人們由于認識的局限性,沒有識別該物種潛在的威脅,不小心使得該物種流入本土。

 

此外,一些國家出于農業發展的需要,往往會有意地引進優良的動植物品種。一些外來物種的到來促進了兩個地區的農業文明交流互鑒,如在16世紀,馬鈴薯從美洲大陸傳入亞歐大陸,推動了世界農業的巨大進步。但也有時候,由于相應風險評估制度或技術的缺乏,一些國家在引進外來優良品種的同時,攜帶了水花生、福壽螺等外來入侵物種。

 

張正旺告訴記者,其實還有一種生活中常見、但容易被人忽視的行為,也是導致外來物種入侵的因素之一,這就是違規“放生”。今年2月,江蘇省南京環境資源法庭公開審理了全國首例非法投放外來物種民事公益訴訟案并當庭宣判。法庭認為,被告徐某、劉某構成共同侵權,應連帶承擔3.5萬元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費用以及5000元懲罰性賠償金,賠償金將會用于長蕩湖生態環境保護法治宣傳。

 

張正旺介紹,個人在放生前,需要按照規章制度,并取得相關合法審批,進行專業人士科學評估后,再進行放生;如果不根據動物實際情況而盲目放生,不僅會對動物本身造成傷害,還有可能加劇外來物種入侵的風險。

 

防治物種入侵,應鼓勵當地居民參與

 

2003年、2010年、2014年、2016年,中國政府在這四年里不斷完善了《中國外來入侵物種名單》,名單共包含71個物種。2022年12月,《重點管理外來入侵物種名錄》發布,該名單包含59個物種。

 

2022年4月,農業農村部第四次常務會議審議通過了《外來入侵物種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并經自然資源部、生態環境部、海關總署同意,今年8月1日起正式實施。

 

記者發現,《辦法》對外來入侵物種的源頭預防、監測預警、治理修復等方面作出了具體規定,構建出一個全鏈條防控體系?!掇k法》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對本行政區域外來入侵物種防控工作負責,組織、協調、督促有關部門依法履行外來入侵物種防控管理職責。

 

張田勘認為,我國在嚴防外來入侵物種方面,已經建立起比較健全的法律和政策體系,但在執行和監管層面還有待加強,這需要相關部門積極履行責任,加強監管,嚴格執法。

 

讓張田勘欣慰的是,現代化的智能生物識別技術為防范外來物種入侵提供了高效率手段。他介紹,為保障我國的生物安全和阻遏外來物種入侵,今年2月,國家重點研發計劃項目“外來水生生物對水域生態系統的影響及入侵風險評估和防控”啟動暨實施方案論證會召開,將環境DNA監測技術應用于外來生物入侵預警和預防的工作中去?!斑@種技術效率高、成本低,只要取出一升水,里面可能有外來物種的黏液或者鱗片脫落而排放的DNA。由此,可以提取DNA進行測序和識別,并建立監測網絡?!彼f。

 

閔慶文認為,防治外來物種入侵,還應該是一個多方參與的系統工程。國家層面在不斷完善法律、改進技術的同時,還要讓公眾認識到外來入侵物種的嚴重危害,引導公眾科學合理放生,而且愿意參與到對外來入侵物種的防治工作中去。

 

他認為,目前國家在生態保護補償的政策設計上,主要考慮的是自然生態系統,但也不應忽視了具有重要生態意義的農業生態系統。他建議,以農業文化遺產地作為示范點建立農業生態保護補償機制,讓當地居民成為保護生物多樣性的主力軍和受益者。

 

新京報記者 趙利新 周博華

編輯 張樹婧 劉夢婕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