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2017年5月19日在英國倫敦拍攝的“維基揭秘”網(wǎng)站創(chuàng )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圖/新華社


據新華社消息,“維基揭秘”網(wǎng)站創(chuàng )始人阿桑奇6月26日在位于美屬北馬里亞納群島首府塞班島的美國聯(lián)邦法院對一項違反美國間諜法的重罪認罪。


此前,美國媒體援引一份法律文件說(shuō),“維基揭秘”網(wǎng)站創(chuàng )始人阿桑奇同意認罪。認罪后,阿桑奇無(wú)需前往美國服刑。


從入獄到出獄


出生于1971年的阿桑奇不到20歲就成為一名電腦程序員,2006年,其利用自己在黑客圈的人際關(guān)系成立“維基揭密”網(wǎng)站。


2010年4月,因披露一段美國武裝直升機攻擊伊拉克平民、記者并向救援車(chē)輛開(kāi)火的視頻,“維基揭密”一舉成名。同年7月,“維基揭密”一次性公布91000份涉及美國戰爭丑聞的機密文件,其中大多與阿富汗戰爭有關(guān),從而徹底激怒了美國政府。


同年8月,瑞典法庭以“涉嫌強奸”的罪名起訴阿桑奇,在一度因證據不足撤銷(xiāo)逮捕令后,又被瑞典總檢察長(cháng)強制重啟,阿桑奇被迫逃離居住多年的瑞典前往英國。而后在他的遙控下,“維基揭秘”通過(guò)多家歐美媒體,先后披露多達數十萬(wàn)份美國機密文件。此后不久,他在英國被捕。


2012年,他逃入厄瓜多爾駐英國大使館避難。為迫使他出來(lái)就范,英國警方耗時(shí)數年、花費巨資維持對使館24小時(shí)監控。


2019年,因與厄瓜多爾政府鬧翻他被迫離開(kāi)使館,隨后再遭英國警方逮捕。此后,美國正式轉到前臺,美國司法部要求英國將阿桑奇引渡到美國。同年,瑞典以“證據不足”為由放棄強奸指控。


2021年,英國法官以“精神健康狀況堪憂(yōu)”為由裁定不得引渡,但同時(shí)裁定不得保釋。2022年,英國保守黨內閣下令引渡,并由時(shí)任內政大臣簽署引渡令,但遭到阿桑奇本人強烈抵制。2023年,澳大利亞總理阿爾巴尼斯首度就阿桑奇問(wèn)題表態(tài),稱(chēng)繼續監禁他“毫無(wú)益處”,應將他釋放。


就在前兩天,“維基揭秘”在X(原推特)上稱(chēng),阿桑奇獲得保釋?zhuān)x開(kāi)監禁他的貝爾馬什監獄,乘包機離開(kāi)英國,取道曼谷前往美國太平洋領(lǐng)地——北馬里亞納群島的塞班島。


美國最初試圖以1917年出臺的《間諜法》對阿桑奇發(fā)起數十項重罪起訴。一旦罪名成立,阿桑奇注定“牢底坐穿”。


據《泰晤士報》援引提交給北馬里亞納群島法院文件報道,阿桑奇同意承認指控中“共謀獲取和傳播國防信息”的罪名,以換取美方撤銷(xiāo)其它數十項指控,且不引渡他回到美國本土受審。據了解,該項罪名最高量刑為10年。


美國東部時(shí)間25日19時(shí)許,阿桑奇在塞班島法庭的聽(tīng)證會(huì )開(kāi)始。其律師和家人此前表示,將謀求對僅存一項指控的赦免,一旦北馬里亞納群島法官批準阿桑奇與美國司法部達成的協(xié)議,阿桑奇將返回澳大利亞。


英國斯旺西法學(xué)院法學(xué)教授A(yíng)ndrew Tettenborn援引匿名消息來(lái)源稱(chēng),協(xié)議是在阿桑奇律師和美國檢察官間達成的,內容為阿桑奇“自愿”承認一項指控,并向北馬里亞納群島法院自首,后者根據這項指控判處他5年有期徒刑。鑒于“湊巧”發(fā)現他已在英國蹲滿(mǎn)5年大獄,他將立即獲得自由。


▲資料圖:2017年5月19日,阿桑奇在位于英國倫敦的厄瓜多爾駐英使館的陽(yáng)臺上講話(huà)。圖/新華社


何以“放他一馬”?


表面上,美國官方的態(tài)度一如曾任國家情報總監的克拉珀所言,鑒于阿桑奇“已付出代價(jià)”和“正義已得到伸張”,因此不為已甚,更何況“他不是已經(jīng)認罪了么”。


但正如許多網(wǎng)民和評論員所吐槽的,這樣的解釋“連解釋者自己也未必相信”:美國從來(lái)不會(huì )對眼中釘肉中刺心慈手軟,而僅剩的一項認罪指控,恐怕也僅具有象征意義和“面子功能”,體現“美國司法依然有效”。


曾任中情局參謀長(cháng)的Larry Pfeiffer認為,英國保守黨執政地位動(dòng)搖、澳大利亞中左政府上臺后,兩國政府不同程度迫于國內強烈不滿(mǎn),改變了此前對美國壓力唯唯諾諾的態(tài)度?!鞍⑸F鎲?wèn)題已成為妨礙美英澳AUKUS三角關(guān)系的最大掣肘”。


而且,一旦阿桑奇案進(jìn)入庭審階段,美國軍方、情報部門(mén)和政府此前所使用的“消息來(lái)源和方法”很難保密。一旦泄密,不僅可能令美國政府再次顏面無(wú)光,甚至可能因試圖掩蓋舊丑聞而制造出新丑聞來(lái)。


引渡阿桑奇原本是美國共和黨特朗普政府和中情局等情報部門(mén)一手推動(dòng),因絕大多數“維基揭密”曝光丑聞發(fā)生在共和黨執政時(shí)期。而奧巴馬政府曾拒絕起訴阿桑奇。


鑒于美國國內對阿桑奇案看法分歧巨大,同情阿桑奇的人群與民主黨支持者高度重合,加上選情不利,今年4月,拜登已松口表示“正考慮澳大利亞政府提出的要求”。正因如此,此前“阿桑奇將出獄”的傳聞才不脛而走,但彼時(shí)有人認為,至少會(huì )拖到7月聽(tīng)證會(huì )“走完程序”后。


但值得注意的是,因支持率陷入低谷,英國保守黨政府被迫宣布于7月舉行新的議會(huì )選舉。選舉在即且形勢糟糕透頂,此時(shí)此刻捏著(zhù)阿桑奇這顆巨型定時(shí)炸彈無(wú)異于給自己找麻煩,及早送走,至少可省卻許多不自在。


非營(yíng)利國際法律組織電子前沿基金會(huì )相關(guān)負責人指出,《間諜法》100多年的歷史中,美國首次有人因基本的新聞行為而被定罪,美國社會(huì )對此高度敏感,這對拜登政府構成越來(lái)越大的壓力。


還有人指出,阿桑奇在“事業(yè)”巔峰期被這場(chǎng)鬧劇糾纏,如今不僅身心俱損,而且其最主要的消息來(lái)源人士也已“折戟”。因此,即便“放他一馬”,也不能再危及美國政府公關(guān)形象,所以才有了如今的交易。


誰(shuí)在歡呼與質(zhì)疑


除了阿桑奇家人和親朋好友,記者組織無(wú)疑是最高興的。


有記者組織相關(guān)負責人表示,阿桑奇的出獄“是知情權的勝利,是世界各地記者的勝利”;總部設于紐約的保護記者委員會(huì )相關(guān)負責人表示,美國對阿桑奇的追捕“開(kāi)創(chuàng )了一個(gè)有害的法律先例”,該案件對全球記者和新聞自由產(chǎn)生了嚴重影響,“這種情況本不應發(fā)生”。


英國司法界則一副如釋重負的神態(tài)?;始覚z察署發(fā)表聲明稱(chēng)“阿桑奇引渡案歷經(jīng)14年終于結束”,該機構負責人表示,“多年來(lái),這個(gè)案件耗費了刑事司法系統大量的時(shí)間和資源”。


世界各地支持釋放阿桑奇的政治家也紛紛“站隊”,其中包括巴西總統盧拉、德國外長(cháng)貝爾博克、意大利前總理孔特等。


當然,持反對意見(jiàn)者也不乏其人,曾任美國副總統的彭斯就斥責拜登此舉為“倒行逆施”,也有澳大利亞政界人士表示,阿桑奇“犯下嚴重罪行,并非所有澳大利亞人都歡迎他回來(lái)”。但總體上看,和慶賀的聲音相比,反對的聲音無(wú)疑微弱得多。


一位匿名網(wǎng)友說(shuō)得非常透徹,他指出,“阿桑奇私節千瘡百孔,本不是一個(gè)完人”,但“美國政府的丑聞無(wú)疑比似是而非的指控嚴重許多倍,而使用‘長(cháng)臂管轄’試圖堵塞悠悠眾口則比所有丑聞更加丑陋”。


有前媒體人兼學(xué)者則指責美國此前的做法就是在恃強凌弱,并表示,“阿桑奇固然可能獲得自由,但阿桑奇案將對我們所有人產(chǎn)生寒蟬效應”。


撰稿 / 陶短房(專(zhuān)欄作家)

編輯 / 馬小龍

校對 / 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