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以歐洲杯D組第一出線(xiàn),主帥朗尼克迎來(lái)了最好的生日禮物。 圖/新華社


3天后,奧地利主帥朗尼克將迎來(lái)66歲生日。殘酷的歐洲杯淘汰賽開(kāi)打前,他可以暫時(shí)享受奧地利力壓法國、荷蘭獲得小組頭名的喜悅,也終于能夠忘卻在曼聯(lián)的糟糕執教經(jīng)歷。


德國人朗尼克的教練生涯算不上太成功,只獲得過(guò)德乙聯(lián)賽、國內杯賽冠軍,德甲最好戰績(jì)是亞軍,但他被公認為是“重金屬搖滾足球”的開(kāi)創(chuàng )者,他倡導高位逼搶、快速攻防轉換、自由進(jìn)攻的足球哲學(xué),影響了圖赫爾、克洛普、納格爾斯曼等一眾德國名帥??寺迤赵硎?,即便朗尼克不是最好的德國教練,也是最好的德國教練之一。


在擔任奧地利主帥、率隊在本屆歐洲杯闖入淘汰賽前,朗尼克的上一次執教經(jīng)歷堪稱(chēng)糟糕,擔任曼聯(lián)臨時(shí)主帥期間,球隊戰績(jì)屢創(chuàng )新低,他被眾多球員公開(kāi)指責。最終,他與“紅魔”分道揚鑣。兩年多過(guò)去,朗尼克終于在奧地利實(shí)現了崇尚進(jìn)攻的足球哲學(xué),2024年歐洲杯成了讓他自由施展才華的舞臺,奧地利隊史首次以小組頭名晉級歐洲杯淘汰賽。


薩比策(中)爆射破門(mén),助奧地利3比2擊敗荷蘭。


閃光

力壓法荷小組頭名,被贊奧地利最佳教練


上屆歐洲杯,奧地利曾從小組賽突圍、晉級16強,1/8決賽不敵最終的冠軍意大利。但當越來(lái)越多擁有不俗進(jìn)攻天賦的奧地利球員在歐洲頂級聯(lián)賽立足,國家隊的戰術(shù)卻總是注重防守、過(guò)于謹慎,這讓很多奧地利國腳、球迷感到不滿(mǎn)。


當球隊徹底無(wú)緣卡塔爾世界杯后,奧地利足協(xié)下定決心改變現狀。2022年4月,彼時(shí)朗尼克剛結束與曼聯(lián)的合作,雙方一拍即合,朗尼克受邀擔任奧地利主帥,并獲得了極為寬松的執教環(huán)境。



奧地利球員在比賽中表現很強硬。


“讓我們全力進(jìn)攻?!边@是朗尼克上任之初便灌輸給球員的理念。他會(huì )給球隊安排“4222”的陣型,希望通過(guò)地面傳導,足球能夠盡快傳到前鋒腳下,丟球后則要盡快高位逼搶?zhuān)匦抡瓶乇荣惞澴?。此外,朗尼克允許球員不拘泥于陣型,給予他們更多的進(jìn)攻自由度,盡情施展進(jìn)攻天賦。


本屆歐洲杯開(kāi)打前,奧地利曾在2022年的友誼賽擊敗新科歐洲杯冠軍意大利,也曾在2023年2比0戰勝德國,還在今年6比1大勝土耳其。歐洲杯與法國、荷蘭、波蘭同組,奧地利的出線(xiàn)前景并不樂(lè )觀(guān),首戰0比1不敵法國后,形勢更是岌岌可危。


朗尼克和弟子們并未失去信心。小組賽次輪3比1戰勝波蘭,當奧地利球員憑借快速、精準傳球長(cháng)時(shí)間在對方禁區圍攻時(shí),外界見(jiàn)識到了朗尼克足球哲學(xué)的威力。6月26日,奧地利更是以3比2擊敗荷蘭,用更強的進(jìn)攻欲望、堅韌的比賽風(fēng)格,從法國、荷蘭手中搶過(guò)小組頭名。


奧地利堪稱(chēng)歐洲杯小組賽階段的最大黑馬。


“我們在對陣法國的比賽中以一個(gè)不走運的烏龍球開(kāi)場(chǎng),在對陣波蘭的比賽中頂住了所有壓力,最終以小組第一的身份出線(xiàn),這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情?!崩誓峥苏f(shuō),“我認為我們最終理應獲勝。我們對待失球沒(méi)有屈服,而是堅持既定打法,不斷向前尋找機會(huì )?!?/p>


奧地利國腳鮑姆加特納曾評價(jià)朗尼克:“他是奧地利足球史上最偉大的教練?!苯裉鞛榍蜿犳i定勝局后,薩比策也感謝了朗尼克的信任:“他讓我更加自由地踢球?!睂τ谇騿T展現出的頑強意志、對比賽風(fēng)格的忠誠,朗尼克感慨頗深:“我要向球員脫帽致敬?!?/p>


斯赫米德(18號)幫助奧地利打進(jìn)第二球。


征程

執教曼聯(lián)曾遭挫折,想率奧地利走得更遠


在執教奧地利前,朗尼克從未有過(guò)國家隊執教經(jīng)歷。自上世紀80年代開(kāi)啟教練生涯以來(lái),他大部分時(shí)間都在俱樂(lè )部執教,還曾擔任“紅牛系”俱樂(lè )部(萊比錫紅牛和薩爾茨堡紅牛)的管理工作。


盡管在足球戰術(shù)上有開(kāi)創(chuàng )性的成就,但朗尼克的執教戰績(jì)卻算不上出色,率領(lǐng)沙爾克04獲得德國足協(xié)杯冠軍、德國超級杯冠軍、德甲亞軍是他為數不多的成就。2021—2022賽季,曼聯(lián)主帥索爾斯克亞下課,朗尼克在眾多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成為球隊臨時(shí)主帥。


朗尼克原本打算在歐洲豪門(mén)俱樂(lè )部大展身手,用崇尚進(jìn)攻的足球哲學(xué)幫助曼聯(lián)重回正軌。但他很快發(fā)現,想要實(shí)現內心的藍圖困難重重。失去信心的球員們無(wú)法在短時(shí)間內適應他的戰術(shù),甚至公開(kāi)質(zhì)疑其教練身份,隨著(zhù)球隊勝少負多,英超排名沒(méi)有任何起色,朗尼克期待的一切化為泡影。


小組賽首戰法國,奧地利(紅衣)以一球惜敗。


朗尼克曾公開(kāi)表示,曼聯(lián)想要重塑輝煌,必須大刀闊斧地改革,也曾向管理層諫言加大引援力度,均沒(méi)有下文。朗尼克本有機會(huì )在結束教練任期后繼續擔任曼聯(lián)顧問(wèn),但心灰意冷的他選擇放棄,轉而到奧地利施展抱負。


在寬松的執教環(huán)境下,朗尼克為奧地利投入了大量的時(shí)間和精力。除了向球員強調進(jìn)攻,他還給整支隊伍灌輸了信心和激情,帶來(lái)從未有過(guò)的專(zhuān)業(yè)水平,每次訓練都試圖將球員推向極限,還給予效力本土聯(lián)賽的球員更多機會(huì )。


國家隊不同于俱樂(lè )部,訓練和磨合時(shí)間都非常有限,但朗尼克在短時(shí)間內幫助奧地利成功轉型,不僅球隊的友誼賽戰績(jì)大幅提升、比賽風(fēng)格更具吸引力,奧地利球迷的支持度更是明顯提高,本土作戰時(shí)的觀(guān)眾數量翻倍。


奧地利以小組第一殺進(jìn)淘汰賽,這是很多人沒(méi)有想到的劇情。


今年夏天,德甲豪門(mén)拜仁一度向朗尼克拋出橄欖枝,后者最終選擇留在奧地利。在朗尼克看來(lái),正是在執教奧地利期間,他重拾了身為教練的榮譽(yù),這里是最適合他的舞臺。


不管奧地利能否在接下來(lái)的歐洲杯淘汰賽上更進(jìn)一步,朗尼克都會(huì )在奧地利主帥的位置上停留更久。率隊拿到歐洲杯資格的那一刻,他的國家隊任期已自動(dòng)延期至2026年世界杯。留待朗尼克和奧地利肆意表現的舞臺,或許還有兩年后的夏天。


新京報記者 徐邦印

編輯 王春秋

校對 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