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限高令”下“限高”人員乘坐飛機屢禁不止,應及時(shí)完善身份識別,堵上票務(wù)漏洞。圖/IC photo


據報道,雖然“限高令”明令禁止“限高”人員乘坐飛機,然而還是有票務(wù)公司堂而皇之稱(chēng)可為他們提供出票服務(wù)?!跋薷吡睢毕隆跋薷摺比藛T乘坐飛機屢禁不止,逃避“限高”的各種攻略也一搜可得。在一些社交平臺和短視頻平臺上,為“限高”人員出票的推送或視頻,幾乎是“公開(kāi)的秘密”。


“限高”即限制高消費令,是民事司法程序中用來(lái)約束那些拒絕履行法院判決的債務(wù)人(常被稱(chēng)為“老賴(lài)”)的一種信用懲戒機制。這一法定的執行手段,在《民事訴訟法》及《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及有關(guān)消費的若干規定》(下稱(chēng)“若干規定”)中,已有相對具體的規定。


雖明令禁止,但目前確實(shí)又有漏洞可鉆。票務(wù)公司往往會(huì )通過(guò)使用護照、境外訂票系統等方式為“老賴(lài)”躲避系統限制,實(shí)現購票出行。近年來(lái),“老賴(lài)”乘坐飛機屢次成為社交平臺的討論焦點(diǎn),多地也曾有針對性地開(kāi)展打擊專(zhuān)項行動(dòng),但收效甚微。因此,亟須為“限高”票務(wù)漏洞打補丁。


“限高”旨在通過(guò)限制被執行人的高消費行為,迫使其主動(dòng)履行生效法律文書(shū)確定的義務(wù)。如果“限高”無(wú)法真正有效限制,用網(wǎng)友的話(huà)說(shuō),這等于“限了個(gè)寂寞”。那么,逃避“限高”,就不再是原告和被告之間的訟爭,而是被執行人和國家司法的直接對抗。


故“若干規定”也明文規定,人民法院應當設置舉報電話(huà)或者郵箱,接受申請執行人和社會(huì )公眾對被限制消費的被執行人違反“限高令”的舉報,并進(jìn)行審查認定。一旦查證屬實(shí),將依照我國民事訴訟法和刑法的相關(guān)規定,對被執行人采取相應的處罰措施。


被執行人違反“限高令”進(jìn)行高消費的行為,屬于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經(jīng)發(fā)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的行為,其法律責任承擔方式不僅包括民事訴訟中的罰款、拘留等處罰,情節嚴重的,甚至還可能觸犯刑法上的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將被追究刑事責任。網(wǎng)絡(luò )平臺公然縱容各色逃避“限高”攻略,無(wú)異于教唆犯罪。


若只是一兩個(gè)票務(wù)賬號在隱秘發(fā)布,日常監管難以察覺(jué),平臺自可以“避風(fēng)港”原則對抗自己的審查責任。但此類(lèi)明顯違法的內容反復出現、長(cháng)期存在,且經(jīng)媒體多次曝光而未得到有效清理,平臺難逃不作為的嫌疑。


當然,解鈴還須系鈴人?!跋薷摺痹谄眲?wù)上的漏洞,還需在信息共享、關(guān)聯(lián)限制等方面打牢制度補丁,方能避免“老賴(lài)”繞開(kāi)“限高令”。


此前,無(wú)錫中院就曾向中國民航信息網(wǎng)絡(luò )股份有限公司發(fā)出司法建議,提出該公司應及時(shí)對接公安出入境、邊檢等部門(mén)數據庫,實(shí)時(shí)更新包括“限高”被執行人居民身份證信息在內的個(gè)人護照、往來(lái)港澳通行證、往來(lái)臺灣通行證等出入境證件信息。


同時(shí)建議,在系統中增設居民身份證件信息必填項,要求機票銷(xiāo)售代理人在為使用個(gè)人護照、往來(lái)港澳通行證、往來(lái)臺灣通行證等出入境證件訂票的中國公民提供訂票服務(wù)過(guò)程中,必須采集其居民身份證信息并提交系統查驗。


要在票務(wù)系統的后臺推行數據共享、身份識別(如護照與身份證自動(dòng)關(guān)聯(lián))等補救措施,光有一家法院、一家企業(yè)參與還遠遠不夠。建立全國范圍內的身份證、護照等證件信息共享數據庫,實(shí)現快速、準確的身份核實(shí),需要更高的協(xié)調層級。法院與公安、出入境管理等部門(mén)亟待建立更加緊密的信息共享機制,以實(shí)時(shí)獲取被執行人的出入境證件信息。


對使用護照購買(mǎi)機票等故意違反“限高令”的“老賴(lài)”,以及協(xié)助其逃避“限高”的票務(wù)公司、網(wǎng)絡(luò )平臺等,法院也應依法加大責任追究力度,提升違法者的風(fēng)險成本,切實(shí)維護“限高令”的法律嚴肅性、權威性。


編輯 / 徐秋穎

校對 / 付春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