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管虎導演,葛瑞、管虎、吳兵編劇,彭于晏、佟麗婭領(lǐng)銜主演的電影《狗陣》已于6月15日在全國公映。影片故事背景設定在2008年的西北小鎮,剛假釋出獄的二郎(彭于晏飾)重歸故土,面對旁人的偏見(jiàn)和防備,不知該如何開(kāi)啟新生活。他迫于生計加入打狗隊(大量家庭遷移出小鎮,導致很多被棄養的寵物狗變成流浪犬),不合群的二郎拯救了一只性情暴烈的流浪黑狗,他也在和黑狗的相處中由同命相憐逐漸發(fā)展到互相救贖。當人性與潛藏的動(dòng)物性,伴著(zhù)凜冽西風(fēng)和雄奇日食,在西北的曠野中神性般交融,最后在荒原上穿破狗陣從容而出時(shí),一直倔強的二郎突然露出微笑,騎著(zhù)摩托帶著(zhù)小黑狗坦然向前,不再回頭。如同片尾的致辭:“獻給重新上路的人們”。


《狗陣》“互相救贖”版海報。


《狗陣》曾獲得今年戛納“一種關(guān)注”單元大獎,被譽(yù)為“擁有令人驚嘆的詩(shī)意,想象力,以及精湛的導演力?!边@也是對這部充滿(mǎn)作者色彩影片做出的精準肯定。二郎特立獨行不強求被旁人理解,卻難掩骨子里的血勇,性情沉默冷峻,卻不乏內心的柔軟。從二郎這個(gè)角色身上不難看出導演管虎的影子,一位雄赳赳硬漢導演,通過(guò)各種冷靜中又帶有敬畏的作品,將自己對時(shí)代對社會(huì )的觀(guān)察與思考,用充滿(mǎn)蓬勃生命力的鏡頭展現。管虎曾多次說(shuō)過(guò),“容許一部分不同的人存在”,接受新京報的專(zhuān)訪(fǎng)時(shí),管虎再次表示,這部影片實(shí)際上是講述關(guān)于大時(shí)代動(dòng)蕩中人的命運的故事。改革開(kāi)放四十多年的高速發(fā)展,有的人上車(chē)了,有的人沒(méi)趕上,而大城市之外的這群人的生活,也值得被記錄,“不把攝影機擺過(guò)去,我覺(jué)得是特大的一個(gè)缺憾”。在管虎看來(lái),關(guān)注另外一種人群,另外一種人生,也算是功德一件。其實(shí)這也是他作品里一直試圖表達的精神內核。


管虎在《狗陣》拍攝現場(chǎng)。


片中“挺起了胸膛向前走,別回頭,前面有天空、樹(shù)木和沙洲”的詩(shī)句喚醒了管虎的遙遠回憶,他聊到電影和現實(shí)中的微妙父子關(guān)系時(shí),語(yǔ)調逐漸柔軟。而談起對冷峻現實(shí)的關(guān)注和“再上路”式寓言的創(chuàng )作初衷時(shí),管虎話(huà)語(yǔ)間的張力噴薄而出。


父子關(guān)系:缺少溝通是一種遺憾


管虎的父親管宗祥2023年11月去世時(shí),《狗陣》正在做后期。這部電影上映后,結尾寫(xiě)著(zhù)“謹以此片紀念我的父親”。電影中,二郎和父親都不善言辭,有一種沉默的對抗。管虎說(shuō),幾千年來(lái)中國式父子關(guān)系都差不多,包括他自己,基本上男孩在叛逆期開(kāi)始對抗的第一個(gè)對象就是父親,這種關(guān)系可能會(huì )延續一輩子,最后大家都想溝通都想交流,但是中國男人不善于說(shuō)出來(lái),基本上都藏在心里,這是很遺憾一件事。


新京報:電影片尾寫(xiě)著(zhù)“謹以此片紀念我的父親”,為什么想到以這樣一部片子獻給自己的父親?

管虎:我父親走的時(shí)候已經(jīng)100歲了,拍《老炮兒》的時(shí)候他95歲,因為得快速從一個(gè)點(diǎn)位到另一個(gè)點(diǎn)位,需要有人背他,別人不敢,只能我背他。父子之間多少年沒(méi)有肢體接觸過(guò),一接觸突然發(fā)覺(jué)怎么那么輕,他年輕的時(shí)候可壯了,這是一種生命在流逝的感覺(jué),我當下心就軟了,但也不好意思說(shuō),到最后也沒(méi)有表露出來(lái),所以有一種遺憾。


管宗祥、管虎父子在《老炮兒》拍攝現場(chǎng)。


新京報:你的電影里用較重的戲份呈現父子關(guān)系的,好像就是《老炮兒》和《狗陣》。一個(gè)是父親的視角,一個(gè)是兒子的視角。為什么這兩部電影會(huì )聚焦父子關(guān)系?

管虎:《老炮兒》這部戲能成立,父子關(guān)系是躲不過(guò)去的,它就是以父子為主線(xiàn)?!豆逢嚒分形乙厝《蛇@么一個(gè)30多歲剛出獄的男人的生活,父子關(guān)系也是躲不過(guò)去的,我也不能橫加干涉,把這事兒拿掉,我要忠實(shí)記錄,包括以我的經(jīng)驗履歷、跟朋友聊天,想象原來(lái)他們是這樣一種呈現方式,我就忠實(shí)記錄下來(lái)。


新京報:你自己跟父親之間的一些相處細節,有沒(méi)有放到影片中來(lái)?

管虎:電影中二郎有句臺詞:“挺起了胸膛向前走,天空樹(shù)木和沙洲……”這是我七八歲的時(shí)候,就聽(tīng)我父親教學(xué)生朗誦的詩(shī),當時(shí)印象特別深,后來(lái)就忘了,到了弄劇本的階段,又想到了這句詩(shī),找出來(lái)發(fā)現是俄羅斯當時(shí)挺有名的一個(gè)詩(shī)人涅克拉索夫寫(xiě)的,我一看就跟這個(gè)故事的主題很貼合,這是我父親給我特別重要的一個(gè)印記。


二郎和病中的父親隔墻而坐。


新京報:你現在也是一位父親,有了孩子之后是不是更能理解父親這個(gè)角色?

管虎:理解,真是養兒方知父母恩。我兒子跟我差不多,也是不太愛(ài)交流,強迫說(shuō)話(huà)都很難,所思所想我也不太了解,要通過(guò)別人去了解,這過(guò)程也挺痛苦的,我就想我當年好像也這樣。我會(huì )經(jīng)?;貞涍@事兒,我就老給他講,咱別弄成中國式父子,最后是能做好朋友這種,嘗試另一種方式的交流。


新京報:聽(tīng)說(shuō)你還給孩子輔導作業(yè)。

管虎:那是在他小的時(shí)候,現在輔導不了了,他輔導我還差不多。


創(chuàng )作原則:對生活不橫加干涉


《狗陣》整部戲在劇情和人物上都是做減法,尤其是在情感表達上很克制,鏡頭基本也是中全景,甚至大遠景,只有結尾才給二郎一個(gè)特寫(xiě)鏡頭。拍《狗陣》,管虎本著(zhù)一個(gè)原則,就是截取一段生活,導演和攝影機不要橫加干預,不要用過(guò)多的手段讓它戲劇化,要尊重真實(shí)的生活片段。就像片中二郎和葡萄(佟麗婭飾)之間,靈魂相近但很難為對方停下腳步,在管虎看來(lái),很多人生就是交錯的,擦肩而過(guò)的,緣分使然。管虎是這樣看待感情戲,二郎在監獄里生活了十年,出來(lái)之后很難看到未來(lái),愛(ài)情是他無(wú)法承載的,所以他決定放棄?!叭绻阋砸环N悲憫的態(tài)度看的話(huà),這就是一種很遺憾的人生,實(shí)際上是缺失了動(dòng)物性造成的”。



片中二郎和葡萄的感情戲很隱忍,又很現實(shí)。


新京報:二郎每次去看父親,都是騎著(zhù)摩托車(chē)處在一個(gè)很高的亭子上遙看,突然有一天他真的去見(jiàn)了父親,這個(gè)觸及點(diǎn)是什么?

管虎:我們當時(shí)聊過(guò)這件事兒,就是說(shuō)有幾種可能性,有一種是他永遠在亭子那里不下來(lái),它跟個(gè)人創(chuàng )作有關(guān),但不是我喜好的,我咬牙跺腳也得讓父子見(jiàn)一次。另外從疏解角度,父子倆在病房,最后有一個(gè)快疏解沒(méi)疏解出來(lái)的過(guò)程,那么有時(shí)候就需要接觸。至于父子之間發(fā)生了什么,為什么對抗成這樣,都不告訴觀(guān)眾。就像那黑狗,跟你好好的突然又咬你一口,這種時(shí)候很難說(shuō)它的動(dòng)物性在哪。我寫(xiě)的是一個(gè)動(dòng)物性的故事,每個(gè)人都有動(dòng)物性,只不過(guò)不同而已,你像貓、你像狗、你像狐貍……而二郎(心里潛藏)的狼性被塵封了很久,失語(yǔ)不愿意跟人交流,通過(guò)狗把動(dòng)物性激起來(lái)以后,他做什么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新京報:與你之前導演的作品相比,這部電影的情感表達很克制。

管虎:人有多面性,我有張揚血性的一面,也有非常柔軟脆弱的東西,我沒(méi)有有意地去克制,只是展現身體里的某一面,盡量真實(shí)的不加干涉,給到觀(guān)眾這個(gè)角色的一個(gè)人生體驗。就像字兒帶著(zhù)筆走一樣,不是說(shuō)我有意寫(xiě)的,它就那么著(zhù)了。所以你要是解釋的話(huà),我覺(jué)得是身體里流出來(lái)的,我一部分真實(shí)的東西是這樣的。可能我的外貌比較容易讓人誤會(huì ),覺(jué)得我脾氣急之類(lèi)的,其實(shí)我從來(lái)就沒(méi)發(fā)過(guò)火,也不跟人急什么的。


新京報:包括影片用的景別,基本都是一些中全景,甚至大遠景,其實(shí)也是在表達這種克制嗎?

管虎:其實(shí)我做這件事之前,真的沒(méi)想到“克制”。我知道在大自然的浩渺之下,人的微不足道,想要對它進(jìn)行表達,給到觀(guān)眾這種感受,是需要環(huán)境給予的,它是電影語(yǔ)言上的一環(huán)。為什么最后給二郎一個(gè)大特寫(xiě)?是想表達對于個(gè)體生命而言,生命是非常偉大的一件事情,所以我們在結尾要給到他這個(gè)句號,這是有語(yǔ)言在里面的。我也跟攝影師商量過(guò),都覺(jué)得這個(gè)風(fēng)格是得體的,而且確實(shí)符合我們“不橫加干涉”的原則。


新京報:影片結尾有沒(méi)有想過(guò)讓重新出發(fā)的二郎騎著(zhù)摩托帶著(zhù)小小黑一躍而過(guò)?

管虎:其實(shí)我也拍了,躍過(guò)去(的感覺(jué))怎么都感覺(jué)不舒服。我們沒(méi)想特別多,就是有關(guān)勇氣的事兒你得試試,但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意的事兒,很正常。


拍動(dòng)物戲:把狗當生命對待,別當寵物


從《斗?!罚?009年)開(kāi)始,管虎執導的很多電影中都會(huì )有一些動(dòng)物出現,而《狗陣》里的動(dòng)物種類(lèi)和數量是最多的,除了有近400只狗外,還有老虎、孔雀、猴子、蛇、狼等。如此數量龐大的動(dòng)物演員“團隊”,對于拍攝是個(gè)巨大挑戰。管虎導演請來(lái)了曾在電影《忠犬八公》中做動(dòng)物訓練的團隊,提前為每場(chǎng)戲排練。“如果我們培養好了足夠的信任,把它們當獨立個(gè)體對待,別當寵物,它們一定會(huì )帶來(lái)驚喜,超過(guò)你想要的”,管虎特意強調,片中所有的動(dòng)物全是實(shí)拍,就是靠耐心。


新京報:聽(tīng)說(shuō)你家養了好多狗。

管虎:有5只狗,好幾只是大狗,我最喜歡的德牧現在都8歲了。


管虎與片中的“主演”在一起。

新京報:所以你肯定非常了解狗。

管虎:每個(gè)人都有特別痛苦或者煩躁的時(shí)候,不愿意跟人交流,就是愿意自己關(guān)屋里呆著(zhù),這時(shí)候狗趴在那,眼睛水汪汪的,含情脈脈地盯著(zhù)你三小時(shí),就守護著(zhù)你。你就覺(jué)得冥冥之中兩個(gè)生靈之間一定有某種東西是可以互相有交流、互相理解的。所以我就覺(jué)得,肯定得寫(xiě)人與狗交流的這么一個(gè)故事,人與狗之間,雖然不能用語(yǔ)言交流,但二者之間的關(guān)系,我覺(jué)得是值得大書(shū)特書(shū)的。


新京報:導演好像特別喜歡拍動(dòng)物,之前黃渤在《斗?!酚写罅亢团5膶κ謶?,還有《八佰》中的白馬,《老炮兒》中的鴕鳥(niǎo),這次彭于晏和狗有不少對手戲,并且狗的數量不少,為什么這么鐘情于拍攝動(dòng)物?

管虎:其實(shí)都是現在回過(guò)頭的總結,感覺(jué)我喜歡拍動(dòng)物,其實(shí)都是創(chuàng )作當下的“真實(shí)發(fā)生”,甚至是巧合。比如拍《老炮兒》的時(shí)候,拍攝過(guò)程當中,就看到了“一只鴕鳥(niǎo)在馬路上狂奔”的新聞,就在電影里用上?!栋税邸分械鸟R,是因為我覺(jué)得需要一個(gè)希望和勇氣的圖騰,能帶來(lái)詩(shī)意化的象征,不是特別要拍動(dòng)物?!豆逢嚒反_實(shí)是寫(xiě)動(dòng)物性的,但實(shí)際上是把二郎心底塵封的動(dòng)物性給喚出來(lái)的過(guò)程。


從上至下劇照分別為《斗?!贰独吓趦骸贰栋税邸分谐霈F的奶牛、鴕鳥(niǎo)和白馬。


新京報:片中的狗數量大,戲份比較重,這些狗是如何訓練的?

管虎:這需要經(jīng)驗。之前我到馮小剛導演出演的《忠犬八公》劇組探班,就碰上訓狗團隊了,這個(gè)行業(yè)是新興起的,我覺(jué)得還是挺有幫助。這二三十人的團隊,根據故事,專(zhuān)門(mén)提前訓練,每場(chǎng)戲都要準確地排練。有這個(gè)基礎你才能完成你想要的東西,所以提前要想得特別仔細。


我們在當地收了100多只,再運了200只左右,差不多有三四百只狗,全都在一個(gè)有空調的場(chǎng)地養著(zhù)。片中主要演員狗是從18條征召來(lái)的狗里邊選擇到的配合度最高的,它完成大部分戲。


片尾壯觀(guān)的“狗陣”一場(chǎng)戲,管虎和劇組拍了4天。


新京報:片尾有一個(gè)鏡頭,很多狗站在山坡上,特別壯觀(guān),導演是怎么讓這么多狗老老實(shí)實(shí)站在那里?

管虎:那場(chǎng)戲差不多有400只狗。有訓練師幫忙,分層拍攝的。先拿20只狗放準位置,保持它們的穩定性,10秒鐘就夠了,但有時(shí)候狗噌的一下就跑了。拍完20只,再換一批在不同位置,我記得那場(chǎng)戲拍了4天。


演員表演:彭于晏臺詞少,但表演難度大


在《狗陣》中,導演管虎做了很多留白,隱隱約約的不想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得特別明確。片中,二郎母親的遺像后面,其實(shí)有個(gè)二郎神。而二郎神楊戩帶的狗,就是細狗。這就與片中二郎和那條黑狗形成了一個(gè)互文關(guān)系,是個(gè)小隱喻。二郎身上隱藏著(zhù)一種狼性,等待著(zhù)破陣而出。二郎和黑狗在各自的群體中都算邊緣,二郎出獄后處于失語(yǔ)狀態(tài),與外界格格不入,而黑狗也因疑似帶有“狂犬病毒”被驅趕,他們都是孤獨的另類(lèi),兩個(gè)孤獨的靈魂互相幫扶,互相救贖。彭于晏飾演的二郎,片中臺詞極少,但表演難度很大。


新京報:彭于晏在片中臺詞很少,這種沒(méi)有臺詞的表演會(huì )比有臺詞的表演更難嗎?

管虎:會(huì )很難,對演員來(lái)說(shuō)等于增加了一個(gè)敘事要求,劇作帶來(lái)的故事推進(jìn)力是一方面,表演還有一個(gè)故事推進(jìn)力,他得推進(jìn)故事,最重要他要用形體去表達愛(ài)恨情仇。確實(shí)我也得幫他,這難度特別大。還有跟狗之間的對手戲,對他的心理要求可能是他從業(yè)以來(lái)第一次要求這么高。


新京報:原劇本中二郎這個(gè)角色臺詞就是這么少嗎?

管虎:原劇本二郎是啞巴,一句都不說(shuō)。后來(lái)臨拍之前覺(jué)得,一句都不說(shuō)太有設計感了,還是覺(jué)得讓他失語(yǔ)吧,他是不想說(shuō),而不是不能說(shuō)。


二郎在影片結尾露出難得微笑。


新京報:片中二郎大部分時(shí)間都沒(méi)有什么表情,只有少數的幾次笑,有什么寓意?

管虎:彭于晏身體比較挺拔,身材好,小鎮里的人都是來(lái)自五湖四海,他一定要融入當地的氣氛,同時(shí)身體里一定要有不同(氣質(zhì)),這個(gè)與眾不同就是彭于晏帶來(lái)的,我說(shuō)分寸拿捏是很重要的,第一就是身形,第二就是笑容。因為出獄后,他跟誰(shuí)都交流不了,但跟狗可以笑,彈琴的時(shí)候笑,結尾的笑也是有他自己的設計在里面。我們這次的最重要原則就是“不演戲”,就是要真實(shí),所以他那些笑基本上是設計經(jīng)過(guò)內化之后的自然流露。


新京報:賈樟柯在片中飾演隊長(cháng)耀叔,演得特別松弛自然,寫(xiě)劇本的時(shí)候就想好找他演了嗎?

管虎:沒(méi)有,是到了當地以后怎么想都想不出來(lái)哪個(gè)演員能演。最后我直接給他發(fā)一微信,他說(shuō)行,挺幫助我的。他身上有一種特質(zhì),就是能夠融入環(huán)境,跟表演沒(méi)關(guān)系,他是人到那里待著(zhù),勁兒就足夠。


新京報:你給賈導發(fā)微信的時(shí)候,也給別人發(fā)了嗎?

管虎:沒(méi)有,就他一個(gè)人,沒(méi)有第二人選。賈導回得特別感人,就是愿意幫忙,他劇本也不問(wèn),故事也不問(wèn),還特地留了胡子來(lái)配合角色。


賈樟柯在片中飾演耀叔,為了貼近角色還特意留了胡子。


新京報:片中賈導說(shuō)的是老家山西汾陽(yáng)的方言嗎?

管虎:對,他說(shuō)的老家話(huà),因為我跟所有人說(shuō),片中石油小鎮上的人事實(shí)上也都是來(lái)自全國各地,你看(客串出演)的張建亞導演說(shuō)的是上海話(huà),這沒(méi)問(wèn)題。


新京報:二郎和姐姐打電話(huà),電話(huà)那頭的聲音是梁靜老師的吧?

管虎:你聽(tīng)出來(lái)了,是梁靜,梁老師演出還是不錯。姐姐的設定是去了大城市,比如說(shuō)蘭州或者上海這些地方,混得也不太好,看家里拆遷了才打電話(huà)問(wèn)。


創(chuàng )作初衷:關(guān)注另外一種人群,另外一種人生


電影中,二郎入獄之前玩過(guò)搖滾樂(lè ),玩過(guò)摩托車(chē),他身體里頭有不知足的東西,他想要改變人生,但他出獄后重新回到社會(huì ),又要面臨著(zhù)生存困境,父親的樣子可能就是他自己未來(lái)的樣子,一眼看到頭的生活,面對社會(huì )茫然不知所措,管虎覺(jué)得,這種狀態(tài)是挺讓人悲憫的。這次,他將攝影機擺在了大城市之外的小鎮,去關(guān)注另外一種人物,另外一種人生。


新京報:這次導演把視角對準了小鎮上的小人物,創(chuàng )作初衷是怎么來(lái)的?

管虎:除了剛才說(shuō)的跟狗的關(guān)系之外,西北的整個(gè)場(chǎng)景環(huán)境讓我很迷戀。2008年是中國社會(huì )飛速發(fā)展的一個(gè)時(shí)間段,全世界都在矚目的時(shí)候,那會(huì )兒我正高高興興地和朋友們看著(zhù)奧運開(kāi)幕式,突然接到山東老家的電話(huà),有位親人去世了。這個(gè)時(shí)候你就會(huì )思考,在大城市以外,那些人的生活是什么一種狀態(tài)。我們的攝影機有責任擺到那邊,別老是拍北京上海了,關(guān)注一下那些人,我覺(jué)得也算是功德,也算是責任,也算是攝影機的另一個(gè)角度應該給到的,我就一點(diǎn)點(diǎn)延伸出來(lái),覺(jué)得還是要做這么一個(gè)故事。倒不是關(guān)注小人物,是關(guān)注另外一種人群,另外一種人生。


在管虎看來(lái),雖然小鎮逐漸走向衰落,但這里的生活還留有溫度,它是有記錄價(jià)值的。


新京報:為何將電影的取景地放在西北地區?

管虎:多年前我們就走上西北大地勘景,發(fā)現一些曾經(jīng)繁榮卻慢慢被“遺棄”的小鎮。它們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曾經(jīng)特別繁榮,是以卡車(chē)運輸為代表的公路運輸時(shí)期的中轉樞紐,但是到了八九十年代火車(chē)運輸網(wǎng)逐漸成熟,它就失去交通樞紐這個(gè)功能,所有人開(kāi)始遷徙,小鎮逐漸走向衰落。但即使在這個(gè)環(huán)境下,小鎮所有的設施還是非常齊全,賓館、飯店、銀行、醫院都有,就是沒(méi)人,建筑卻還有溫度,見(jiàn)證著(zhù)歷史。這樣的場(chǎng)景,它是有記錄價(jià)值的,電影人有責任讓更多的人更深入地了解中國,所以我就想在這拍個(gè)電影。如果不把攝影機擺過(guò)去,我覺(jué)得是特大一個(gè)缺憾。


新京報記者 滕朝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李立軍